A MONOLOGUE


  • Senior

    A MONOLOGUE

    我听到血液在耳朵里流动
    我听到蜂鸣,刺耳又无形
    当我打下这行字的时候
    它在我的眼睛里失焦

    我看到曲折的线条
    在视野里交替闪烁
    我又似乎感受到止痛药在血液里溶解
    带着困惑和恐惧
    流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不可名状的浪潮


Log in to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