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翻译] 宇宙黑金属 Cosmic Blackmetal


  • Admin

    本文原作 Andrea Bosetti, 由 @shrik3 翻译并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于 ArchiveNil.
    英文版全文链接
    乐队图片收集自官方主页
    转载需声明出处,严禁用于商业、盈利用途

    啊! 我向上帝发誓,把英语翻译成汉语简直就像隔壁苏珊阿姨做的苹果派一样让人别扭。但愿我这生硬的翻译腔不会伤了你们的眼睛。


    正文

    _fw_cnasa1.jpg

    NASA's Spitzer Space Telescope shows the Tarantula Nebula

    尽管金属乐迷无比热爱给风格分类 (向Lykathea Aflame 和前卫技术残酷死亡金属致敬),这种近年来最有趣的黑金属潮流之一,甚至都没有一个统一的名字。有人管他叫宇宙黑(cosmic black metal),有人管他叫太空黑(space black metal), 而有人干脆管这风格叫科幻黑 (sci-fi themed black metal)。

    【注:以下均使用太空黑这一名称】

    但无论怎么称呼,太空黑并不是一种崭新的风格。黑金属一直以来就或多或少地使用星辰和宇宙的意象。早在1994年的挪威,乐队Arcturus就将他们的第一张EP命名为 Constellation (星座,星群)。但是真正完全脱离了地球母亲的是来自瑞士拜恩的两男一女,1999年他们决定把恶魔的音乐带到一个全新的高度,奠基了太空黑,他们即是 DARKSPACE

    darkspace已经成立了20年,但这个瑞士三人组一直极其与公众隔绝,我们对这支乐队所知甚少:乐队的成员是Wroth, Zhaaral 和 Zorgh ,他们分别是两名吉他手和贝斯手。 其中Wroth 和 Zhaaral 分别有着自己的单人计划 Paysage D'Hiver 和 Sun of the Blind。这三个人都极其喜欢带着白点的黑纸板(见他们的专辑封面)。除了Wroth 之外,另外两名成员的大名我们都不得而知。他们不接受采访,几乎不现场演出,一年更新facebook主页三次。尽管如此,darkspace在现代黑金属中绝对处于重要位置。

    _c_fwdarkspace

    DARKSPACE (FOTO VIA YOUTUBE).

    Darkspace 三人组最初受到了另一个瑞士乐队 Samael 的影响。 Samael 自其1996年的专辑Passage 便开始使用合成器鼓机,并开始尝试将黑金属的传统主题和来自天文学的灵感融合在一起。 Samael 虽然一直保留着“极端”的声音,却将自己与黑金属划清了界限,发展出他们自己的电子和工业风格。

    对于Darkspace来说却是完全反过来的,Wroth和他的小伙伴们借用了这些灵感,为的是将黑金属这一本来就冰冷的风格带向绝对零度,彻底的人性丧失。

    紧接着2002年一张数字发表的demo, 在2003年darkspace发表了全长专辑 Darkspace I,极大地震惊了地下金属乐迷们。120 BMP 密不透风的鼓机,解离的吉他描绘了深空的虚无,在这虚无中非人且难以辨别的嘶吼是唯一生命的迹象。比起Darkspace这张专辑的深晦, 电影异形中的 Nostromo号飞船和深空失忆中的 Elysium 号飞船都如同天堂一样。

    _c_fwmaxresdefault.jpg

    Dark Space I - Darkspace, Album cover

    自打专辑 Darkspace I 的发行起,以科幻为主题的黑金属只增不减,在今天,以此为主题的乐团与计划的数量巨大。重金属乐迷们突然意识到,奇幻与科幻是如此相似,而没有任何事物能比虚空宇宙更加荒芜,虚无与厌世。同时,Darkspace 使得近乎无穷地表达自由成为可能:从纯粹的叙事到更加科学性,思索性,以至哲学性的方式。艺术家开始定义新的方式来面对天堂的穹顶,以及一切藏身其后的东西。

    Tony Parker (AKA. Dis Pater)是这深空的描绘者之一,他领导了乐队 Midnight Odyssey。来自澳大利亚布里斯班的Dis Pater 以其典范性的创作技巧在黑金属世界中有着自己的一席之地。Pater最初以其氛围黑金属计划的首秀专辑 Funerals From The Astral Sphere 闻名。这张专辑有着出强烈的暗潮和新古典元素,大量使用了键盘和滤波器,一小时的时长酣畅淋漓。在每一张专辑中,Dis Pater 发展出一种连贯而有机的概念,讲述了一个个未知宇宙力量的故事。("external forces, natural forces of the cosmos, many of which are currently unknown"),并使用了他自己绘制的插画。 Midnight Odyssey 对氛围黑金属和暗潮令人惊喜的结合,成功地将音乐创作的繁复、他最大的桎梏,转化为一种着力点。
    _c_fwa1026826450_16.jpg

    说到前卫音乐的招牌,Progenie Terrestre Pura 也因其成功将极端金属与合成器鼓机的电子乐无缝地衔接起来而受人瞩目。电子和金属早已不是对立的风格了,但PTP的两兄弟对科技和艺术史无前例的融合,即便是对这种风格一直嗤之以鼻的媒体也对这奇怪的造物充满兴趣,在金属世界中它反倒不那么受欢迎了。

    _c_fwa0050187378_16.jpg

    U​.​M​.​A. by Progenie Terrestre Pura

    在前卫的名册中,我们不得不提到Mesarthim . 在过去的两年中,这两位澳大利亚人向世界介绍自己为 "." 和 "." , 发布了一首单曲,两张全长以及5张EP。和 PTP相似,他们也将电子与黑金属混合在一起,而这次更偏向Trance,这以特点随着每张新的作品的发布愈加明显。他们最新的作品, Presence,讲述了一个线性宇宙中的探索,而有着相对坚实的科学基础,比如大过滤器理论和文明等级,以及外星生命的存在。这些意象在Mesarthim 这里如同末世。

    _c_w9mesarthim

    mesarthim_-_the_great_filter_type_iii

    在另一方面,来自希腊的 Spectral Voice 有着完全不同的诗意感知,比起硬核科学,乐队领袖 Ayloss更倾向于思索。 Spectral Voice 与 Mare Cognitum 不仅共同发行过唱片,他们的音乐创作方法也如出一辙:更加的人文主义。

    _c_fw0010925508_10.jpg

    eroded-corridors-of-unbeing by Spectral Voice

    Spectral Voice有着 强烈的哲学特征,时而面向地球,时而走向太空。它结合了黑金属与合成器,每首歌长达七到十八分钟。

    在那些无缝地渗透了太空元素地黑金属乐队中, 来自芬兰的Oranssi Pazuzu可能是最大的一个。它诞生于十年前的坦佩雷(Tampere,芬兰西部城市),它结合了黑金属及其不可或缺的鬼神学以及60到70年代地迷幻摇滚。它的名字中,Pazuzu是古巴比伦恶魔,而Oranssi则是指代作为迷幻摇滚标志物的橘子音箱。而这一混搭的结果可谓杀伤力巨大,长长的歌曲,长长的效果器链,以及长长的头发,以及Muukalainen Puhuu 和 Kosmonument这样如同外星语言的歌名,如同飞大了一般。比起本文中提起的那些前辈, Oranssi Pazuzu 对深空的神秘并不是那么感兴趣,他们更乐于探知他们自我而且崇高的目标。

    _c_fworanssi-pazuzu-banheader.jpg

    这一列表远不止于此,我甚至还没有提及 Tome Of The Unreplenished 的蜂鸣/工业试验,或者 Alrakis的更加抑郁的黑金属潮流。但先就此打住。 我想给予你的整体印象是:“太空黑金属”这一有趣的概念,将众多各不相同的音乐人团结在了同一个风格下。 我希望这一风格能够继续发展下去。

    如我们所见,黑金属音乐人们对脚下的地狱仅是一瞥,更不要提那他们获取了宇宙灵感的天堂了。


Log in to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