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故事


  • Admin

    来自胡思乱想。

    故事一 ,幽灵

    这一天到底有什么特别的,也没人知道…但是令人奇怪的是这一天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蝗虫尿液的味道
    李荣华这一天晚上看书看到很晚
    一看手机呢,发现微信群里聊的可热闹呢
    他们在讨论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似乎网络也突然变得不稳定了
    “这傻逼学校怕不是又把光纤挖断了吧”
    老三这么说着
    说来也怪
    李荣华下意识看了一眼自己的迅雷
    速度一直卡在128kB/s不动弹
    明天上午还有什么要做的呢?李荣华想着…如果能睡一天就好了,可这傻逼导员却让他写检讨
    李荣华接着想下去
    为什么罚的是我?
    他的思绪散开,仿佛一滴墨水滴进了汽油,混乱而易爆
    群里面人们还在众说纷纭,屏幕的光照亮了李荣华的脸,可他的思维已经不在这里了,回到了两天前的课堂上
    李荣华至今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跟老师争吵起来
    但是他确确实实地听到,也看到了,那个矛盾地存在
    坐在他旁边的老三,和背后的老五,心不在焉地玩着手机
    而旁边的张昊,在认真写着笔记
    李荣华前一个晚上熬了夜,正在半睡半醒的边缘游离着
    教室里每个人在干什么,老师其实尽收眼底,但他不在乎,只是一句句地讲着,不时听下喝口水
    那节课是关于工程力学的
    老师在ppt上列了一张表
    他说,这些是我们工程里面常用的一些物理量表格,其实到底为什么是这个数字,我们也没法用数学推演出来,但是在数十年的经验总结中,我们发现这样的比例恰恰能发挥出最大的性能
    李荣华好像听进去了,又好像没听进去
    他的目光游离了一会儿,看了看表,看了看窗外,看了看身边的张昊,最终他的视线停在了ppt上
    他望着那些数字出神
    经验。。。推演。。。性能。。。。
    这些似是而非的词汇,组成了短语,再以非线性的方式谐振着
    然后就在那一瞬间,李荣华背上的汗毛却竖了起来,他看到了某个另他无法想象的东西
    睡意全无的李荣华揉了揉眼睛
    这是梦吗
    而他却又分明听见了声音
    不知被什么东西支配着,李荣华站了起来
    这一举动理所当然地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也许足足有了五秒钟的沉默吧,楼下保洁的除草机因为润滑不良,咔哧咔哧地卡了几下,弹飞一块石头,砸到垃圾桶发出清脆的响声
    老师说,这位同学,怎么了?
    其实老师也不想生什么事端,只是想早结束早回家
    可李荣华却是着了魔一般扑向那块屏幕
    后来的事情,李荣华也不记得了,据吓了一跳的老五说,他就突然这么站起来,然后冲到前面去,不顾老师呵斥,用手抓屏幕,然后又突然晕倒在了地上
    等李荣华再醒过来,那已经是中午了,他躺在宿舍里,
    老三告诉他,校医院没有床位了,做过检查就把他扛了回来
    医生说似乎也没什么问题,李荣华自己也不明白当时到底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他甚至怀疑他是从某个梦中惊醒,然后做了那骇人的举动,而之前的种种意象不过是梦罢了
    老师倒也不在乎,他说这些年来奇葩学生见太多了
    跳楼的喝药的都见过
    只是那导员却跟疯了一样,第二天骂了李荣华半天,还让他写检讨
    李荣华的思绪慢慢被拉了回来
    一看屏幕已经是三位数的新消息
    我安全啊
    我只是想跟你讲个故事而已
    :
    好 你继续
    你不要打断这个思维
    李华的目光重新回到屏幕上,深吸了一口气,却又被那诡异的空气味道呛得咳了出来
    但他倒也没多想
    把聊天窗口信息拉了上去,浏览了起来
    “去年就挖断了一次光纤”
    “对啊,这后勤部是真的皮”
    李荣华又看了一眼电脑
    迅雷,128kB/s , 雷打不动
    我的网费余额还挺多的吧,刚冲了200,而李荣华心中又有了一丝异样,128k = 2^7*2^10 = 2^17 = ... 他心不在焉地做了一些心算。。
    “啊我是不是学傻了,看见个数字就想算算,想什么呢“
    可在这似是而非的某一个恍惚中,他又觉得有一中压迫心脏的熟悉感,一闪而过
    李荣华回头看了看,老三还在打着呼噜
    他决定去阳台抽根烟,然后躺下睡觉
    阳台上有些冷,李荣华又回去拿了件外套披上,
    他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然后靠在墙上看着外面
    空气还是那样的难闻
    那朦朦胧胧笼罩着路灯的,也不知是雾还是霾
    (你如果能睡着的话,就睡吧
    (但睡着的后果我不管
    李荣华抬头看着
    这一天是新年的第五天
    农历却是十一月三十,这最后一天
    月亮是一个月中,最亏的时候
    细到仿佛看不到了
    在这雾霾中更是难以分辨
    就算是再深的夜晚,再冷的冬天,夜晚的声音也是很丰富的
    校外马路上三五分钟会过一量车
    橡胶轮胎压着马路发出的声音,也许就像是被诅咒而成为柏油的恶灵的呻吟
    汽车远去了,可这呻吟声回荡着
    漫无目的地扩散开来,撞到一栋栋钢筋混凝土的枪,在楼宇间反射,反射,然后消逝在黑夜的永恒中
    工程力学解决的问题,是非常实际的,大楼怎样不塌,大桥怎样不断,地下如何掘地铁的隧道,抑或是可乐瓶子怎么才能盖紧......
    ...... 有些人说这门学科是胡搞,因为他不像理论力学那样做严谨的数学分析,有时候我们的参数却是按照经验来做
    老师的话不知道怎么又回荡在李荣华耳朵里了
    而李荣华又有了一种更随便的胡思乱想,这月末,月最亏之时,这个世界会有什么异变吗?
    这个世界到底是如何组织的? 经验?理论?
    灵魂存在吗?或者说有没有脱离了肉体的意志?
    又有一辆车开了过去
    也许是突然有只动物窜了出来?这辆车刹住了
    刺耳的摩擦声传了过来,又如平时那样,回荡在楼宇间
    然后在十秒钟之后,最后一丝余响也消逝了
    而这十秒——如果真的有受难的灵魂回荡着的话——也许就如亘古一般漫长
    李荣华意识到了自己思想的荒谬,可等他回过神来,烟却是白白燃掉大半了
    李荣华这也没了兴致,赶紧吸了两口,把烟按灭在窗台上,转身回了宿舍
    电脑还在亮着,依然是128kB/s
    再看群里,却不知在什么时候突然安静了,再无人说一句话
    李荣华再次把聊天内容翻了上去读起来
    “欸,我的网好了,但是好慢啊”
    “我也是,雷打不动128kB/s"
    "你也是128?”
    对啊
    又有几个人附和道“我也是”
    “不会这么巧吧?怎么回事儿”
    “我猜是这帮孙子又给我们限速了,以为晚上没人用电脑呗”
    “有道理,128这么正好的数字,”
    李荣华困了,打了个哈欠,又看了一眼屏幕
    可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雷打不动的数字却是写着127
    李荣华的手机震了一下,群里有人说话了
    李荣华刚想问问你们那边网速也变了吗?
    他把消息拉到最新,可另他诧异的是,说话的人,头像和id都变成了空的
    破微信就这样,动不动就加载不出来,李荣华想着
    那人——谁知道这是哪儿——说道:困死了
    “而且无聊”
    “是吗?哦也是,好晚了啊”
    李荣华此时意识到,虽然有着一样不存在的头像和id,这却是两个人在说话
    126
    李荣华欲言又止
    125
    124
    123
    “这个点都该睡了吧”
    “嗯,肯定都睡了”
    122
    “话说那天,可真吓人啊”
    “是啊,他就那么冲了上去”
    李荣华意识到,这会不会说的就是自己呢?
    121
    李荣华瞟了一眼电脑
    又看回来,发现聊天窗口却是空的
    “真的把我吓坏了呢”手机又震动了一下
    李荣华看到了,这是确确实实的一条信息,它就在那里,可当他往上滑的时候,却没有了之前那几句话,再上一条是老六说的晚安
    这新来的消息就在那里,没有上下文
    可那聊天却似乎未曾中断过
    120
    119
    118
    “不过那蠢蛋老师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是啊”
    这时李荣华忍不住了,他在发送栏敲着“?你们在说我吗?大半夜的都不睡,到底咋回事儿”
    在他按下发送前,
    “我们这样讨论被他看见怎么办”
    “他怎么会看见”
    “怎么看不见,上次他不就差点发现了吗”
    李荣华眨了眨眼睛,然后却又不相信了自己的眼睛
    老六:”睡了晚安“
    再无他物
    99
    不知道什么时候,迅雷的下载速度又跳了20次
    李荣华愣了,这是幻觉吧,熬夜这么久。。也不奇怪
    手机屏幕上确确实实是什么都没有
    可这么一搞李荣华却是少了一半的睡意
    随便点开了某个门户网站——速度很慢
    头条的是,我国玉兔二号飞行器在月背着陆
    月亮啊,
    这一天,地球遮住了月亮,只留下了那小小的缝隙,我们说那是月牙
    而这却不是新月,而是垂死的月亮
    尚存一息,如垂垂将死者,发出最后一声呻吟,在一天的沉寂后又变为新月升起。
    也正如外面时有时无的噪声,那回荡在混凝土之间的声音——而对他们来说,死亡却是永恒的
    70
    李荣华点开了”探测器从月球背面发来的高清照片“
    打开速度想当然,慢之又慢
    他看着那图片加载出来的头两毫米入了神,月亮上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月之暗面?有张专辑叫这个
    又加载出来几毫米
    65
    他倒也注意到了网速的变化,关闭了迅雷下载任务,打开了任务管理器的网速检测
    他想,这网速会不会变为0呢?那今晚上这图我还能看见吗
    50
    李荣华看到了探测器的天线立在半空中,伸向宇宙无边的黑暗
    39
    仿佛在那无边的黑暗中,却出现了一个灰色的分界——那是月亮上的地平线
    30
    这地平线,原来也不是平整的,没有大气层的保护,陨石肆无忌惮地在月球上砸出一个又一个地坑
    23
    这月球车面前,竟是有个坑啊
    也不知道有多深
    李荣华望着那坑出神
    手机震动了一下他都没有注意到,只想着这最后的网速能不能积分出一个全景
    20
    李荣华的表情,随着空气一起凝固了,突然这画面却是让他产生了某种熟悉感,某种压迫感,和某种强烈的好奇
    到底是什么
    突然他的思维又暂时回到了几天前的课堂,梦吗?我到底看到了什么?工程力学?数字?魔鬼?
    13
    还剩最后两厘米,李荣华却是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他盯着那图片,答案仿佛近在咫尺,不仅是答案,还有真理,还有带着无尽恐惧却又至高无上的满足感
    9
    还有最后一厘米
    8
    7
    6
    手机震动个不停
    仿佛要爆炸了一样
    李荣华却没心思管了
    5
    4
    李荣华已经十几秒没眨眼了,他的眼睛干涩而疼痛,却不敢眨一下
    外面一辆大货车经过
    轮胎摩擦着地面,却又使足了力气,
    那声音回荡着
    回荡着
    在这一刻李荣华却仿佛分明听到了
    对,就是这个声音,这样的低语,仿佛轻吟着又仿佛哭喊,它回荡着
    一片流云飘过,遮住了这垂死的月亮
    那路灯闪了几下,在某个瞬间,这个时间仿佛陷入无尽的黑暗
    3
    李荣华屏着呼吸,一遍盯着屏幕,一遍却又极力试图辨认那空气中微弱却又无比绝望的声音
    :
    3………
    手机还在震动着,李荣华察觉到了,却不想管它了
    确切地说,是无间断地震动
    仿佛一千个人开足了马力在说话一般
    2
    李荣华努力思考着
    这声音,和眼前的图景
    ”他们......“
    他们?谁们?
    他仿佛依稀辨识出这几个字
    与其说是听到的
    到不如说是直接烙印在他地脑子里了
    ”......不要......“
    1
    李荣华的眼睛疼痛到了极点,而心脏却仿佛累到虚脱了一般,不甚活跃
    这张图片的最后一行像素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前进着
    不知道李荣华的眼睛多久没眨过了
    ”......痛.......痛.....不要在...错了.....“
    0
    在这一刻,喧嚣停止了,手机也不再震动了
    世界仿佛仅仅剩下了黑与白
    浮云流过,月亮却没有再出来,它被地球的影子彻底遮住。它在这一个轮回彻底地死去
    第二天,李荣华被发现死在了书桌上,眼睛睁着,表情狰狞
    人们检查他的手机,打开的是一个人不多的聊天群,最新的一条消息是:“老六:睡了晚安”
    好了我的故事讲完了
    至于这个故事呢,是我听说你还没睡,现写的,边写边讲
    从头到尾都是即兴的2333,之前从来没构思
    中间停顿都是在想。。
    至于答案呢,是有的
    但是,我不说
    妈的我这是打了多少字。。。。
    其实呢,幽灵是存在的
    幽灵有很多种形态
    你能理解的形态,或是你不能理解的形态
    它们藏在每一个原子之间
    然而如果说有什么事情是确定不变的
    那大概就是,不复习真的会挂科

    故事二 qajg

    这是一个不能被称为故事的故事

    我们的主角
    他从一片黑暗中醒过来
    开始思考一些关于自己的问题
    自己叫什么呢…他想了一会儿
    但是比起这个浮于表面的问题,他意识到了更奇怪的东西,自己是什么呢
    站在我们的角度来看
    如果说他拥有一副肉身的话,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对一切一无所知的他会变得亢奋而慌乱
    但他没有,他的思维里只有单纯的困惑
    他是如此的困惑,以至于他也忘记了本能的反应应该是什么
    后来他开始慢慢整理思绪
    他的脑子里没有记忆,甚至没有语言。

    这让别人不由得想到一个古老的问题,一个先天聋哑的人在脑子里自言自语时,在想什么呢?
    但尽管脱离了语言,他仍然试图整理出一些概念
    他意识到,作为思维的主题本身,他需要有一个概称,这是一切思考的出发点
    于是他称呼自己为qajg,
    因为他没有语言,这里只能用我们的语言去近似地模拟他脑海中给“自己”赋予的概念
    他开始试图理解一切的存在。
    一千万分之一秒后他消失了,仿佛从未存在过。

    当我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
    你会问我,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其实我不知道,但我给他起名叫作厨房里的喷火龙

    他透明不发热,不反射电磁波,不碰撞,进一步说它根本不会被任何手段探测到。

    你说,那他就是不存在啊,你凭什么写他的故事。

    我说,它就是存在着的,他只存活了百万分之一秒,他不是不存在,只是不能被证明存在而已
    这就是小火龙qajg的一生

    在我头痛冥想,观察着那些似乎是幻觉得线条时
    我就觉得,可能有那么一瞬间我就是qajg,然后,在理解存在之前就消逝了
    然后我感受着头上血管的跳动,疼痛到底是什么形状,什么颜色的呢
    这种超出概念的东西,又怎能被赋予概念,被定义呢
    后来又觉得,仿佛一切的痛苦都是一种幻觉
    当你想要去观察他,感受他的时候,你觉得他根本就不存在
    但是当你决定不再管他
    他又会突然压得人无法呼吸
    人们发明了那么多的词语去形容痛苦,如刺,如刃, 如轰鸣的锯锉,如炙燃的烈火,但痛苦到底是什么
    没人回答过这个问题,只是,那么多人哀嚎着
    就如同被恶鬼缠身
    就如同一千万个邪恶的qajg
    后来想想,也许是多虑了吧,小火龙这种东西,谁知道呢
    只是近来,我越来越多地去试图观察疼痛的具象
    进化赋予我们的本能,籍由对痛苦的恐惧来避免危险
    这么说的话,那么痛苦本身只是一个旗帜,他只是警告着,危险
    但他本身…谁知道呢,我觉得不应该去思考任何东西的意义
    我们只是活着的动物


  • Senior

    @shrik3 不过我最爱的还是the wall 那张


  • Admin

    @淺井愛麗 这张专辑我循环了无数遍了


  • Senior

    月之黑暗面是pink Floyd的一张专辑名!![0_1556178564205_04FAC654-EC80-4F43-A346-FEAF6B0B5B48.jpeg](正在上传 100%)


  • Senior

    虽然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但是还是有、意思的


Log in to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