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 still, chaotic .



  • 今天早上,就在从宿舍到实验室的这十五分钟步行的路上,
    我做了自己的假想敌,我们辩论了一些似是而非的问题,
    比如番茄到底是水果还是蔬菜,
    比如我们凭什么可以把声音理解成椭圆形的或者长方形的,
    又比如我在这一刻写下的问题还是不是刚才思考过的问题。
    现实啊,就是这么一团糟
    不知道自己是从哪儿开始的


Log in to reply